男女之间暧昧,往往都没有恋爱关系

仔细观察,无论任何时候,男女之间的暧昧,其实,往往都没有恋爱关系,却享受着恋爱的一切待遇。进一步没可能,退一步又不舍,放弃又不甘心,彼此都抻着一股劲,但也绝不轻易松手,稍微有些误解,会生气,但也不需要讨好与道歉,过段时间又默契地和好了,经常这样,而且比正常的情侣,还爱闹别扭,别人都知道他俩有一腿,但就是从未公开过身份,男女之间,一旦有了这些表现,十有八九就是暧昧,比如,经常聊天,言语暧昧,不是彻夜长聊,就是每天说晚安,等不到对方的问候,会略感失落,有时候,还会因此闹情绪,虽然彼此不说,但是从平日里的举动中,就能看出来。

比如,眼神似火,彼此之间有情意的流动,可以很默契的感应到对方的情绪,举止比平常人会亲昵很多。

比如,别人眼中的他们,早已是情侣关系,但是他们并没有,一直拖着,抻着,就连告白都没有。

喜欢早已不是他们的内容,爱却远远达不到,除了等待与纠结,就是无奈。很多人会觉得暧昧多好啊,不需要负责任,其实,暧昧在感情有结果的情况下,还算是唯美与浪漫。

也就是说,暧昧作为感情的初始阶段,的确很好,但是它若一直不能继续发展,无疑是很伤人的,伤人又伤己,尤其是动情之深的人,伤害可能是一辈子的事情。经常聊天,言语暧昧,两人经常聊天,分享生活,倾诉心事,甚至谈一些涉及恋爱的事情,比如约会,吃饭,看电影等等,却始终没有说过一句喜欢,言语极致的温暖与体贴,怎么看都是一对恋人在聊天,但是很可惜的是,他们并不是恋人关系。

往往真正的恋人,都不怎么腻歪和情话绵绵,有时候,还会直白刻板,但是暧昧的男女就不一样了,他们始终保持在某个层面上,从不过度疏远,也从不刻意亲近,一直有浪漫与温暖,这让双方都很期待关系的进一步发展。

很多时候,暧昧关系的男女是没可能在一起的。

如果能在一起,暧昧朦胧期是很短的,他们中的某一个人,一定会按捺不住喜欢,主动挑破关系,但是长期暧昧就不一样了,他们虽然期待进一步发展,但是考虑到相处的各种现实因素,不得不止步在暧昧的边缘,就算没办法在一起,也只好认了。

暧昧的男女,聊天内容往往很多,但都控制在某个分寸以内,过分的话从来不说,给予两人的感觉就是很美好,有时候会涉及私人的问题,也都会适可而止,彼此之间极有掌控感。

眼神有交流,举止有亲昵。见面的时候,有暧昧关系的人,一定会出现眼神的交流。

就算身边有一堆人,他们也能旁若无人的对视,即便一句话不说,单从眼神就可以接收到彼此的心意,这本是情侣才有的默契与感应,但是他们也有,这就很微妙了。

如果有聚会,又恰好他俩都在场,安排座位的时候,他们会刻意坐的远远的,但仍能隔空搜索到对方,偶尔在吃饭的时候碰见对方,也会有简单的寒暄,言谈举止很不自然,不是眼睛看着别处,就是故意拉开身体之间的距离,言语也吞吞吐吐,本来想问“最近还好吗?”却一不小心说成了“我先走了”。心里有多纠结,言行举止,就会有多忸怩。暧昧的人,很难游刃有余地相处,尤其是在人群中,他们会刻意疏远,又不忍看不到对方,可能这次见面属于不太容易,不舍得轻易错过。

暧昧过的男女,回忆里都不会太挣扎,只会留有美好的瞬间,因为不曾开始,就已经结束,一切都在幻想中,似梦又非梦,似真又非真,不曾开花,也不曾有结果。

现在男女之间的感情依旧是很多人们搞不懂的事情,真挚的感情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越来越奢侈,相互之间的信任也是越来越少,很有可能真心换来的却是刀子,面对笑里藏刀的人真的是会令人心寒的。渣男的“伪装”,有的时候眼睛看到的东西不一定是真实的,因为眼睛有时也会欺骗我们自己。

人是会掩饰的,会伪装的,他们可能会装作一副笑脸的样子,但是却在私底下做伤害你的事情。在你相信他们的时候,也许他们却在拿着刀子捅着你的心。

不要随波逐流,一个人他的吸管分了叉,不仅喝自己大被子里的饮料,还喝了小杯子里其他所有人的饮料,但是喝小杯子饮料的人就没有想到喝大杯子里的饮料,所以,做人不要随波逐流,那样会得到的更少。

爱情与金钱,爱情与金钱放在一起比较,使人感觉有些世俗,无论在书籍还是影视作品中,爱情都是无价的,但如今面对现实,真正两者相互选择的时候,仁者见仁、智者见智,而问题的本身在于你自己。你是觉得跟自己不爱的人过着荣华富贵的日子幸福呢?还是和心爱的人过苦日子幸福呢?美人鱼被人类直接放到了水池子里,用铁链子禁锢了起来,美人鱼看起来很痛苦。

那个男人表现出一脸忧心的样子,却仍然禁锢着美人鱼不放开。

美人鱼本应该去往自由的大海,有的时候喜爱的东西不一定非要全部都拥有,适当的放手何尝不是一种爱呢?

单身狗抱电脑睡觉,我们的现在生活非常的便利,因为多亏了科学技术的发展。从前无法做到的一日行万里,如今通过火车汽车都可以做到。从前无法知道的一些事情,通过互联网也很快就知道了,这是一件好事,但是有些人却没有把握好这个度,只知道上网。共勉!

作者:青苗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