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学会了接受与放下

俯首 发布于 1年前 分类:心得体会

还被别人称为孩子的时候,每当得不到自己喜欢的玩具时,总会放声大哭来表达自己对父母的不满,这个时候他们知道你需要什么,他们知道最快的让你转涕为笑的方式就是买到你心爱的玩具,他们往往也是这么做的。那个时候我相信父母是世界上最最理解你的人。

可是渐渐的,等到我长大成一个小大人时,当我陷入强迫思维的泥潭中时,我把我脑子浮现出的许多想法告诉他们,他们却总以为这是我不想学习的借口。

心理问答

“你怎么会控制不住自己的余光呢,上课时别注意力不集中”,“你咋会害怕下课的铃声呢?这孩子,天天在想啥”, “你为什么不敢和女同学对视呢?你不会喜欢她了吧”。我的父母总是这么说。

可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咿咿学语的娃娃了,放声大哭来表达对他们的不满已经不再是我的专利,我一直想让他们搞清楚我现在的许许多多的状况,可是他们完全不能理解。最后搞得我和他们都筋疲力尽。

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慢慢的慢慢的,我不再追求非要让我的父母理解我了。真的,有些东西真的需要自己慢慢咀嚼,就算别人知道你的处境,说不定他对你的状况也无济于事。何况我和父母的年龄差过大,他们所处的那个年代,或许连什么叫心理疾病都不知道,那我有什么权力让他们非要理解我呢。

想通了这一点,我的注意力不再是让周围的人理解我一些令人诧异的行为,而是转到自身的内省上,说不上十分准确,但也很大程度上找到了部分心理病症的缘由,也慢慢的学会了接受与放下。

到现在我才发现,我一直都是那个没有得到玩具的孩子,但不同的是,社会伦理已经不再允许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嚎啕大哭,于是这个没有得到玩具的孩子变得更加委屈,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孤独和最不幸的娃娃,以至于他一直在哭着抱怨“为什么你们不能理解我呢?”

小孩,你别哭。世界上有太多事情是不能被人理解的,我们不能把别人的不理解当成是对自己的漠不关心;世界上有太多事情也无需别人理解,有时候一个人孤独的品味也别有一番味道。

0个回复

  • 暂无回复